球队名宿的反击:分析Oakley起诉尼克老闆和球队的可能性

作者: 来源:M新生活 时间:2020-07-24 12:41:25 浏览(694)

球队名宿的反击:分析Oakley起诉尼克老闆和球队的可能性 上週四在麦迪逊花园进行的尼克对快艇的比赛中,已经退休的尼克球星Charles Oakley被强制驱逐出了球馆,此事引起了越来越大的法律方面的争议。

根据此前《The Crossover》上的报导,在和多名麦迪逊花园的安保和工作人员扭打之后,Oakley因三次袭击保安以及非法侵入罪被起诉。现场的录影显示,Oakley挥了好几次拳,还有几下推挤的动作,好在这并没有导致严重的受伤,也没有什幺伤势需要医疗处理。Oakley愤怒的源头正是当时正坐在他附近的尼克老闆James Dolan,Oakley声称Dolan对他很不尊敬,充满鄙夷。

Dolan给了Oakley起诉他诽谤的机会

在星期五的The Michael Kay Show上,Dolan对此事的评论使二人的冲突再一次升级。在节目的採访中,Dolan声称Oakley无法处理自己的情绪,并认为Oakley在肢体方面和言语方面都有暴力倾向。这一切被Dolan,这个毫无医学背景的有钱人,归结为「人品问题」。

Dolan还推测Oakley可能会有酗酒问题,可能是意识到自己有可能会因口头诽谤被起诉,Dolan还特地加了一句:「这点我们无从得知。」他在后面的採访中又一次提到了酗酒问题。儘管Dolan没有明确地说Oakley的行为和酒有关,但他在针对永久禁止Oakley进入麦迪逊花园观看尼克比赛的採访中说道「在麦迪逊花园,任何过度饮酒,寻滋挑事,语言粗鲁,影响他人的人都会被驱逐出球场,并且永久禁止入内。」

在Dolan做出这样的评价之后,尼克的公共关係发言人对Oakley被驱逐事件做出了宣告,称Oakley是一名伟大的尼克球员,同时也希望Oakley能儘快得到帮助。

Oakley有可能以口头诋譭和文字诽谤罪对Dolan和尼克官方分别进行起诉。口头诋譭罪指的是口头捏造并散播虚构的事实,贬损他人人格,破坏他人名誉的行为。文字诽谤罪有相似的功能,不过它包括了文字上的毁谤。口头诋譭和文字诽谤是两种不同的诽谤罪。

为了在诽谤的诉讼中胜出,原告必须证明被告的言论比较明确而且是被当做事实称述的。如果被告的言论比较笼统或者被当做个人观点表达,那幺就无法构成诽谤罪。举个例子,如果你说别人出轨了,那幺这样的言论就很具体并且是被当做事实陈述的;相反的,如果你说别人是个坏人,那幺这样的言论就是比较笼统的,而且是个人的看法,无法被以诽谤罪起诉。

事实是对于诽谤罪最好的辩护:即使你的言论十分具体并且具有很强的侮辱性,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那幺这也不能算是诽谤罪。同时,像Oakley这样的名人想在诽谤的诉讼中证明被告具有「真实恶意」也会非常困难,他们不仅要证明被告的言论是不真实的,而且还要证明被告人知道或者应该知道他们说的话是虚假的。

球队名宿的反击:分析Oakley起诉尼克老闆和球队的可能性

在这次的事件中,Dolan在声称Oakley无法的处理自己的情绪时的言论相当具体,并且听上去是在陈述一个事实,他还说了「Oakley在言语和肢体方面有暴力倾向」这样的话来证明Oakley的这一特点,并因此推断Oakley的这些行为是由他的「人品问题」导致的。说别人满嘴髒话是个十分具有侮辱性的言论,尤其是在你还声称他在情绪控制方面有问题,并且还有一些性格紊乱的时候。Dolan在他对Oakley的指责中推断Oakley患有疾病,并且应该寻求治疗和心理谘询。

但是Dolan也可以声称他的评价并不是对Oakley的「医疗诊断」。他可以强调他没有医疗方面的必要资格,所以他说的话都只是他的个人观点。毕竟在自己父亲的公司开始自己的商界生涯之前,Dolan在纽约州立大学纽博分校上学的时候主修的是通讯交流专业。所以Dolan的话并不能被当做一个权威的医学或者法律方面的诊断。

但是Dolan比一般人肯定更加了解情绪失控和酗酒问题:S.L 普莱斯在2007年写给《运动画刊》的文章Lord Jim中写道:「人们都知道Dolan无法良好地控制自己的情绪,而且他的毒品和酗酒问题同样十分严重。」所以对于他指控Oakley的那些问题他自己应该算是「行家」了,他这样的背景在Oakley对他提出诉讼的时候对自己应该是十分不利的。

正如上文所说的,Oakley在诉讼中的唯一困难就是真实恶意原则——他必须证明Dolan知道或者应该知道他对Oakley的评价是没有现实依据的。但是,有一些太具有诽谤性的言论本身就可以构成诽谤罪,这意味着他们不需要符合真实恶意原则,其中的一种就是错误地指控他人犯罪。

Dolan并没有直说,但是他指责Oakley在言语和肢体方面有暴力倾向的言论可以视为他声称Oakley进行了违法活动。但Dolan可以强调Oakley因袭击被警方逮捕,因此他所说的话是符合实际情况的。

而Dolan在说Oakley可能有酗酒的问题时措辞十分谨慎,他用了「可能」而不是「肯定」这样确切的词,而且他又加了一句「我们无从得知」。后来在谈论Oakley被永久禁止进入球场时,Dolan提到了过度饮酒的人会成为被禁止入内的目标,这样有关联的话足不足以成为起诉他诽谤的证据现在还不能确定。

尼克官方发言人的宣告也有被Oakley起诉的可能性。但Oakley未必能起诉成功,毕竟球队「希望」Oakley「得到帮助」这样的言论是十分笼统的,他们没有明确的说Oakley需要哪方面的帮助。举个例子,尼克官方有声称Oakley需要在如何做一个有责任心的球迷这方面获得帮助嘛?或者是在情绪控制或者酗酒方面?亦或者是两者的组合?缺乏详细的说明帮到了尼克官方。

但话又说回来,尼克模稜两可的说明可以在Dolan先前认为Oakley有情绪控制和酗酒问题的言论里找到对应,这会对Oakley的索赔(如果他这幺做的话)很有帮助。

关于这个问题最后再说一点:一定要记住事实是最好的辩护,因此如果Oakley真的在情绪控制和酗酒方面有问题,尼克官方和Dolan说的话无论如何都不会算是诽谤了。

Oakley也可以就他在被强制驱逐过程中受到的伤进行起诉

就像我先前在《The Crossover》中写的一样,Oakley可以就他在被强制驱逐出麦迪逊花园的过程中受到的伤进行起诉。诚然,尼克有权力决定是否强制一名球票持有者离开他的座位,但是让他离开自己座位的方式就会牵扯到一些法律问题了。如果Oakley认为在他离开麦迪逊花园的过程中尼克的工作人员虐待了他,他可以以殴打,非法监禁和蓄意造成情绪困扰起诉尼克。

Dolan永久禁止Oakley进入麦迪逊花园观看尼克的比赛是虽然也许不明智,但是一个合法的举动。

只要Oakley有行为不端的可能,Dolan会永久禁止Oakley观看尼克的主场比赛。正如我週三在《The Crossover》上解释的那样,Dolan有权力禁止他人观看尼克的主场比赛,因为球票是一种可撤回的许可证。这意味着Oakley可以买一张尼克的主场球票,而尼克官方也可以拒绝让他入内。(只要尼克把球票的钱全额退给Oakley)

Oakley不是第一个被永久禁止入场的人。前任快艇老闆Donald Sterling在他的种族歧视事件后被终生禁止入场观看比赛;类似的,活塞球迷John Green在参与了2004年奥本山宫打架事件后也被禁止入场观看活塞队的主场比赛。

尼克禁止Oakley这个被许多尼克球迷喜爱的球员进入球馆是不是一个聪明的商业举措和明智的公共关係策略是两个分开的话题。给种族歧视者或者不负责任的球迷颁布禁令是一回事,禁止一个因为球风硬朗,在球场上拼尽全力而被人们称讚,曾经帮助球队在1994年打入总冠军赛的功勋球员入场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儘管如此,Dolan仍有权力禁止Oakley进入Dolan自己公司拥有的麦迪逊花园球场。

现在轮到Oakley採取行动了。在週五晚上,Oakley用推特表达了他对尼克和纽约的爱,同时他将会在下週召开记者会,我们可以看看事情会怎样发展。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