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三」这条路上,女孩教我的事:放下骄傲,学习扎实的生活

作者: 来源:M新生活 时间:2020-06-11 04:36:07 浏览(921)

作者半宁布衣分享在这条路上影响他许多的两位二十几岁女孩,人生的风景不只一种,扎实做好每件小事更重要。

虽然四月专题「20、30、40」已经轰轰烈烈地过了,但我仍然想为二十五岁这一年,留下一些纪录。二十五岁,是一个特别的年纪,不知道谁说过:「二十五岁之后,女人就开始走下坡」,彷彿那就是青春的尾巴,绝望而华美的最后缤纷。而二十五,也是介于二十岁到三十岁的中介点,仍留有青涩的余韵,一种含苞待放的成熟。

「奔三」这条路上,女孩教我的事:放下骄傲,学习扎实的生活

作为一个二十五岁的研究生,我的时光彷彿被学生这个身份冻结了。年龄上来说,我即将迈入三十大关,但就身份而言,我又时时保持着尚未出社会的特权。

这次的文章分成上下两个部分,分别是「给我启发的二十岁」和「我所嚮往的三十岁」。从同龄人的身上,我彷彿更能对比出自己的选择、自己的现况对自己来说具有怎幺样的意义;而从年纪略长于我的姊姊们身上,则可以看到我嚮往的未来的样子。

巧手髮型师-Y

Y小我一岁,是学校附近髮廊的髮型师。

第一次遇见她时正逢失恋,为了换个心情而去把头髮烫直,因为第一次烫直,不知道三天不能洗头之后头髮因为出油而恢复自然捲,于是又惊慌地回去「複诊」。Y替我沖湿头髮、重新吹乾,确认仍然是直髮,变捲纯属虚惊一场。正当我为了误会人家感到羞愧时,她笑咪咪地说:「既然都来了,我帮妳洗个头髮吧!」很少在繁忙拥挤的台北髮廊,享受这种细緻而从容的洗髮。躺在洗髮台上,脸上盖着防止水花溅上的纸巾,外界的一切突然都被隔绝了,强装的坚强也可以鬆懈下来。在头上传来轻重得宜的按摩同时,好像拧开了某个开关,我的眼泪悄悄地流下来了。(推荐阅读:失恋,妳用眼泪换来哪种人生成长?)

于是常常跑去找Y,有时是为了染髮,她总能调出最合我心意的髮色,即使我的描述通常十分虚幻,像是:「在阳光下才能看出的虹影」,或者「咖啡的底上带一点绿,像树上绿色的光影,『空翠湿人衣』的隐约」。和Y讨论髮色,常常让我亲身体会何谓国中修辞最爱考的「化抽象为具体」,有一次我告诉她:「我要染成极深邃的黑」,她应声回答:「好,我帮妳调一点蓝!」

有时是为了编髮。记得小时候的美容院总是充满各式缎带,设计师个个能让我蚂蚁在我头上走迷宫。长大之后到了台北,设计师们的强项改成做造型,电棒使得比筷子还顺手、香蕉夹的方向却会弄错。但Y却不同,她说自己小时候在传统理髮厅打工,所以学得一手编髮工夫,连洗髮的方式都会三种!有时参加喜宴、办活动、甚至要毕业口试时,都靠她的巧手,把我一头半长不短的杂毛梳理清爽。

「奔三」这条路上,女孩教我的事:放下骄傲,学习扎实的生活

为了打发弄头髮的时间,每次见到她时我总抱着一本书。中文系用书无他,厚且字多而已。Y每每朝我惊叹:「好厉害喔!妳读那幺多书」、「我看到书都想睡觉」、「妳还要唸多久啊?」,她总说我是有学问的、厉害的人。当她不吝于对我大加讚美时,我总会想,她小我一岁,已是网路上知名的设计师,而我还是学术这份工作连茅庐都还没出的小学徒,如果不是「读书」在传统价值观中的优越地位,我不如她其实多矣。

唸中文的人难免时时遇到亲朋好友对未来出路的质疑,在这些时刻,我总会想到Y真诚的讚赏。其实我与她没有什幺不同,在我读书写论文的时候,她也在练习剪工(还常常剪到手)、一遍遍地上捲子、一遍遍地调染膏;当我花许多时间处理助理工作时,她也必须洗上几百、几千颗的头。她已经出师了,我眼见她从刚进这家店的菜鸟,到现在指挥若定的资深设计师,五年时光,我从大学三年级成为即将拿到硕士学位的毕业生。说起来,大她一岁的我,进度反而慢得多。

因为Y,我能够放下「会读书」的光环,更真诚地审视那个想要继续唸中文的自己。当我想起读书、思考、写论文,眼中是否闪耀着她说起弄头髮、照顾客人时的喜悦和自信?

天才服搭师-J

J是永远穿S号的纸片人,可是她帮我这个L号厚片人挑的衣服,永远那样妥贴合身。在她的更衣室里,我从来没有扣牛仔裤扣到崩溃厌世,也不曾深呼吸挤进洋装里然后听到缝线绷开的残酷声响(相信我,在我的成长过程中,这种事常常发生)。走进 J 的店里,迎面而来的永远是:「这件妳穿超美!」、「这件妳一定要试试看!」于是,在她的推荐,甚至是教育之下,我开始试着脱下宽鬆的T恤,穿上枣红色雪纺露背装,我发现自己原来这样白皙;我穿起无袖连身长洋装,肩膀处一定要稍宽些,看起来手臂才细;我穿上破损男友裤,捲起裤管,刚好露出最细的脚踝;我穿起荷叶领粉红点点衬衫,搭上高腰圆裙,于是发现自己也能拥有美好的胸线和腰身。

于是,我不再嫌弃自己太胖,而觉得是试穿的衣服太小。我开始体认到,没有不适合的人、只有不适合的衣服。(同场加映:再见那个「永远不够瘦」的自己:英国女孩教会我不完美多可贵)

「奔三」这条路上,女孩教我的事:放下骄傲,学习扎实的生活

随着一次一次的到 J 的店闲晃,我慢慢体察到 J 帮我挑衣服的準确度,是来自于她尊重每一个客人的主体性,而她能做到尊重每一个人,是因为她真心热爱这份工作。她其实毕业于很好的大学,就学的时候就喜欢买衣服、搭衣服,毕业之后乾脆发展成了事业。小小的店里,堆了满满的衣服(连桌上和沙发上都是),J 在其中欢腾跳跃,像在乐园悠游的精灵。(同场加映:11 个以女性设计师为名的鞋子品牌)

事业并不总是一帆风顺,有时 J 会挫败地告诉我,她精心挑选的单品没人赏识:比如大花针织小外套、比如粉红西装外套滚鲜黄色的袖口;有时她辛辛苦苦地出外批货,却连机票和住宿费用都赚不回来;有时她遇到了极难缠的杀价客人。如果她当初不要开服饰店,仗恃着自己的校名,应该也能找到不那幺辛苦的工作吧?苦苦经营着自己的小店,真的是个聪明的选择吗?我忍不住这样想。可是转念一想,立志要走学术这条路的我,又聪明到哪裏去呢?(推荐给你:一场跨国演讲的震撼教育:没有搭配行动的梦想,不能称为梦想)

「奔三」这条路上,女孩教我的事:放下骄傲,学习扎实的生活

Y工作的髮廊经过人事震荡后,现在她成为少数的资深设计师,一个人得当三四个人用,上次去找她,她因为长期饮食不正常胃痛到站不住,却还拿得住吹风机帮我吹头髮;J 的小店几经波折后还是结束营业,目前靠着粉丝专页零星地贩售,她说,也许再过一阵子就得去找工作。

而我,学生的身份暂时帮我挡住外界的风雨,但「流浪博士」的恫吓、求职的风雨飘摇、山雨欲来,早从学长姊那里听过无数次。但我仍然会记得二十五岁的这一年,有两位二十多岁的同伴们,与我在各自的跑道上奋力向前,这时我们都相信: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